您的位置:

首页> 不伦恋情> 交换性伴侣

交换性伴侣
发言人:OC
我和太太去参加一个交换性伴侣的聚会,这次聚会是在朋友的一间别墅进行,到场的有邓夫妇、李夫妇和杨夫妇。我们已经不止一次地这样玩过了。
我和太太阿娇因为交通阻塞迟到了。我以为其余的几对夫妇一定开始玩了,怎知我们赶到别墅时,众人仍然衣冠楚楚地正在客厅看电视。
别墅的主人杨先生笑着对我说道「赵先生,你们俩夫妇迟到了,累大家等了大半个钟头,我们商量过了,一定要处罚才行。」
我向大家道歉,说道「刚才因为塞车,对不起,我们赶快开始吧!」
李先生说道「光道歉就算啦!不行!我们已经商量过了,今晚我们三个男人要轮姦你太太,而你则要负责服侍我们的老婆。」
我回头向太太看了一眼,她面无惧色地说道「才不怕哩!儘管放马过来吧!」
于是,这次活动迅速开始了,我太太被三个男人七手八脚地抬到杨先生的大房间,而我和三个青春少妇也就地在客厅开始进行。我身上的衣服迅速被她们剥得一乾二净,接着,三过美艳的住家少妇也纷纷脱得一丝不挂地围拢过来。
我笑着说道「三位宝贝,我们都不是头一次了,正所谓我知道你们的深浅,你们知道我的长短。今天我提议,我们别像以前那样,祗是单纯出出入入进行性交,我们来回忆一下,把你们第一次经历和你们的丈夫之外的男人性交的过程讲出来,让大家分享分享好不好?」
三位女士互相望了望,都点头表示同意。其中邓太太更是兴奋地说「好哇!真是个好主意,我先讲吧!不过我想坐在赵先生怀里讲。」
于是,我把邓太太抱在怀里,并让我那条粗硬的大阳具插入她的阴道里。邓太太兴奋地缩一缩脖子,开始讲述了
你们都习惯称呼我邓太太,可知道我真正的姓名是俞淑娟。我们夫妇已经结婚三年多了,两人都是二十二岁。因为还没有小孩,经常被人看成是一对恋人,都说很羡慕我们。的确,我们虽说是一对夫妻,其实是更像一对好朋友。
我们外表看来不像一对夫妻,说来还有别的原因。那是我丈夫的朋友伟成夫妇与我们夫妻俩,年龄也好,家庭情况都是一样。因为我们经常在一起,在别人看来,我们四人简直就是组成了一个死党,是四人帮,决然看不出我们是夫妻。
冬天,我们就到伟成的乡下去扫墓,夏天,就邀请他们夫妇到离岛宿营。总是四人在一起玩。我们还曾经一同到夏威夷去旅行。说起来,是四人在一起的时间多过两夫妇相处的时间。
伟成的太太叫美惠,她是个脸孔可爱、性格爽脆的人。四人发生争吵的时候,一定是丈夫与伟成站在一起,我就和美惠站在一起,而且总是我们一对女人吵赢。
又因互相都住得很近,几乎每天都要聚在随便一个的家里吃饭饮酒。有一天晚上,我们夫妻是在伟成家中饮酒。
各人都饮得大醉,其中伟成则显得特别兴奋。他向我们提议「现在开始看成人电视吧!要看没有经过修正的,最具色情的!」
我的丈夫也趁机助兴,大喊大叫起来「好呀!看呀!」
下体有格子遮住,或者模模糊糊的色情片我们是看得多了,可是未经修剪的鹹片,还是第一次看。
电视一开,我本来是没有多大兴趣的,认为这本是男人消遣的东西,祗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,可是看了一阵间,竟然渐渐被电视画面吸引住了。那是真正的可以看清楚男女交合的情景的。各人的视线都盯住电视画面。一声不响,聚精汇神地观看。包括我自己在内,各人都看得非常兴奋。
各人看了一会儿之后,伟成便对美惠小声说「老婆,我们好像很久都没有这样亲热啦!是不是?」
他吻了美惠的脸颊一下,两人便开始拥抱了。我本以为他们俩祗不过是搞笑,但我一看美惠的脸上的表情,她已心蕩神驰了。伟成向她动手动脚时,她也主动向他欲拒还迎样子。他们俩似乎不把我们夫妻看在眼里。
我当时祗想快点离开伟成的家,还是回家为好。我一看丈夫脸上的表情,他两眼闪着淫光,他扫我一眼,接着便向我袭来。
我当时感到事情发展得很意外,真是大吃一惊。也许他是受到成人电视的影响吧,我丈夫竟然大胆地自己脱去衣服,紧紧地抱住了我。
伟成夫妇看见我俩的表演,他们也不示弱,他们竟脱光全裸。然后,美惠竟然开始替伟成口交了。
我们夫妻俩也不要默默看着他们,他们行口交的话,我们就来玩「69」花式同他们对抗。我 住丈夫的肉棒,丈夫就将脸埋进我的腿间,舔着我的神秘部位。
一会儿,两对夫妇都开始成了结合的姿势,男根插入女体正式做爱了。他们用的是正常位,伟成开始激烈地活塞运动。而我们则是从背后插入的姿势,我甜密地呻吟着,开始摆动着腰肢。
我们两对夫妻开始比赛似的,看谁的行为最淫蕩,而且渐渐到达了高潮,加上酒力开始发作,又一面看色情电视,才会变得这幺疯狂。
我们虽然是正常位与背后位互相比赛,可是几乎是同时到达高潮。当我们都回复到正常状态,各人都感到害羞和滑稽,各人都相视而笑了。
不过,我们虽然经常在一起,互相赤裸相对还是第一次。而且连做爱的姿势也互相看见了。即使是多幺友好的夫妇们,也不可能这样吧!我们之间做到了这种地步,以后他们要做的就自然是祗有一件事了,那就是互相交换妻子来做爱。
四个人都有这种想法,但是谁也不会主动开口。这时还是我的丈夫最够胆,出乎意料之外,由他首先提议互相换妻。他说「你们当妻子的都要蒙住眼睛,然后再替我们男人口交,还要猜出男人是谁?」
「你这不是开玩笑吧?」我和美惠口头上表示反对,而实濛上是很想一试,实在没有办法抗拒,于是勉勉强强由他们用毛巾蒙住自己的眼睛。
不过,在口交以前,我和美惠都已心中有数。一定是是我替伟成做,而我丈夫的肉棒就让美惠去做啦!
当然,我还是假装分不清的样子,将一个男人的肉棒 进嘴里。伟成的肉棒既大且长,都顶到我的喉咙了,真是苦事一桩。我感到被丈夫看见也无所谓,便慢慢地含着他吞吞吐吐,还用舌头去舔捲他的龟头。
伟成感到很刺激,他开始抚摸我的身体,终于互相躺下来,开始「69」花式的性爱,他也舔吻起我的阴户了。
大概隔邻的丈夫与美惠也在做同样的表演吧,我被蒙住了眼睛,一面想像着丈夫与美惠的丑态,一面与伟成互相舔来舔去,互相爱抚着。
眼睛一被蒙上,那种罪恶感、羞耻心也就消失了。我发现单凭头脑去想像互相交合的情景,反而更容易舆奋,也更为刺激。
伟成的舌头舔着我那神秘的部位,我发现他的舌头比我丈夫更为粗涩,欠缺纤细、光滑性,可是,还是心情舒服与刺激。我也体会到伟成的肉棒正使劲地勃起,脉膊在不停地跳动。
刚才伟成与美惠做过爱,也还没有去沖洗,肉棒上还混合着美惠的爱液,伟成的精液。不过我眼睛看不见,就是看见也不理这许多了。
不久,我忍耐不住想他快点插入时,我就躺倒,分开双腿,摆好姿势,引诱伟成扑上来和我做爱。
我能听到隔邻美惠小姐的喘息声,连男女肉体搏击的声浪也可以听得一清二楚,我知道她同我丈夫开始激战了。
伟成的肉棒一插入我的下体,他就开始激烈地冲刺,我极力收缩自己的神秘部位,体味着被肉棒摩擦的刺激。
后来,我听到美惠大声地叫嚷着,就除去毛巾看过去,原来他们都已经到了高潮,我丈夫射精了,他退出美惠的肉体,我见到美惠的阴道口洋溢着我老公的精液。
伟成也停下来看,但他马上又狂抽猛插起来,终于我的阴道里射精了。我们都没有用套子,我的阴道里精和液浪汁横溢,但这时我是特别满足了。
自从那天晚上以来,我们经常四人在一起性爱。可以得到一倍以上的快感。每次都玩得特别开心。
邓太太说到这里,就让她的阴道脱离我的阳具,她站起来说道「我的故事就这些了,李太太,杨太太,你们谁先继续讲下去呢?」
杨太太笑着说道「我的怕不够你们的精彩,李太太,还是你先讲吧!」
「好吧!我来讲。」李太太笑着胯到我身上,把我的肉棒纳入她的阴道里,邓太太则坐到我身边,拿起我的手放到她的乳房上去。
李太太先告诉大家说她叫黄玉梅,接着把她的乳房贴到我胸部,开始讲起她少女时的一段经历
我要讲的是距今七年以前的事了。当时我才十六岁。但我已经算是一个非常早熟的女学生。在这之前,我已结识了好几个上得床男朋友,但是,任何一个男友,都不能令我得到满足,我便迫不及待地想寻找更大的刺激。

最热图片   收藏网址www.gk41.com

最热小说   收藏网址www.sw04.com